《國富論》的崩潰

在三百年前,一個叫 Adam Smith 的人,走入了一家做針的工廠去參觀,他見到了一個驚人的一幕。他看見這家工廠不過20個工人,他們分成十幾道工序去做這一支針,有人專門造條狀,有人專門切斷,有人專門打磨,有人專門磨尖,有人專門包裝,每天這二十個人可以生產48000支針。

但是,如果令其中的每一個人都不是參與分工和協作,而是自己獨立將整支針,從頭到尾做到完,即使是熟練工人,20人一天絕不可能超出400支針的產量。

為什麼會產數百倍的效能提升呢?原因是他們分工了。這個故事寫在 Adam Smith 經濟學的傳世鉅著《 國富論》的第一頁,從此成為經濟學最堅實的基礎。

成也「分工」,敗也「分工」

我們為什麼會有今天的社會文明?驅動人類社會不斷發展,不管是財富還是文明,都一直存在著一個核心動力,這個動力你可以稱之為分工協作。

當我們簡單回顧一下歷史的時候,我們就會知道,今天我們世界的分工結構是什麼。工業革命時代,在 Adam Smith 觀察的這種工廠裡,人類的分工規模愈來愈大。他們用資本的力量重新開始組織,而不是簡單的交換生意,於是就在短短的幾十年,人類從地球呼喚出來的財富超過此前幾萬年的總和,人類迎來了一個財富暴漲的時代,一個欣欣向榮的時代。而工業社會,是用資本,用財力將這麼多人、機器和產能整合在一起,形成龐大的企業。

這種分工協作對效率有著巨大的提升,在300年間一直演化,分工愈來愈精細。社會組織架構和教育系統都圍繞在這個分工理論上,並將其發揮到極致。結果每一個人都在單種專業上發揮到極致,對其他方面的專業則不聞不問。

時間久了,我們就被這種單一技能所綁架,收入只能依靠這項單一技能來維持了。在互聯網時代來到以前,企業穩定,世界就業環境還相對單純的時代,單一化技能還是很有效率的,如果一個人不是有太大的野心,基於任職企業的穩定,而且即使只有單一的技能,穩定的薪金收入也不會出現很大問題,幾十年的變化都不太大,未來是比較確定的,變化是緩慢的,你可以準確地計劃將來。

但是,互聯網來了!

是的,互聯網來了!傳統 企業受到很大的衝擊,企業壽命變短,員工的收入也就無法得到穩定了。

單一技能存在這樣的風險,在一般的時代,企業裁減人手可能只是單獨事件,被裁撤的員工很容易在相同領域找到薪金差距不大的企業被雇用。但遇上領域規模的衰退,企業的萎縮是領域性的,所有相同領域的企業都在萎縮,在這種環境下,被裁撤的員工恐怕就要轉行了。

環境迅速變化,面對不確定的未來,我們開始形成一種焦慮。轉行,對於單一技能的人就太可怕了,這代表很多年經驗和能力的積累化為烏有,重新來過。我們就是處於這樣一個,急速轉變中的大時代。

以前,我們只要有一技之長,願意和其他人分工協作,受僱於企業,我們的收入就可以得到保障。這就好像英文單字「 T」,一豎到底就代表一項專長,可以帶來收入,在頭頂的一橫,代表眾多的興趣和知識碎片。互聯網來了,世界變化急速,只擁有單項技能的 T 型人已經很難生存,擁有雙技能的 π 型人也愈來愈難生存,時代要求發展出,適應趨勢,多技能的 X 型人才。

在見面前建立信任,與準客戶緊密連繫,創造源源不絕的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