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零售業 店員轉型數碼微商

國慶黃金週過後,香港尖沙咀海港城的眾多奢侈品店舖里,客流稀稀拉拉,這是香港地區零售兩年以來連續下滑的結果。而身為MiuMiu銷售人員的陳琳(化名)正為這個月的業績發愁。在一次培訓課上,培訓師建議大家都用微信來做推廣和銷售。與多數香港人一樣,陳琳常用的聊天工具是Whatsapp,微信對於她來說並不熟悉。

在匆忙學習了流程後,陳琳便開始向所有有過購買記錄的MiuMiu會員發短信,告知大家未來她將在朋友圈做推廣,希望喜歡MiuMiu產品的顧客可以多多支持。

陳琳並不是做香港奢侈品“微商”的第一批人。早在1年前,在莎莎工作的梅雪(化名)已經開始從事“微商”工作,並且生意已經很紅火。

梅雪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莎莎鼓勵所有前線銷售人員開微信賬戶,並且在朋友圈不定時地發產品信息,公司會統一從香港發貨,保證14天內送達貨品,而通過這種“微商”的商業模式,銷售人員也可以賺取一定佣金。而與一般的微商不同的是,不論客戶使用的是微信支付還是支付寶,都統一用公司官方的賬戶接收錢款,而自己則不再加價。

不過,隨著國家稅務總局宣佈不再徵收普通化妝品的消費稅、高級化妝品的稅率則由30%降至15%,已經步入寒冬的香港零售業無疑再受重擊。莎莎主席兼行政總裁郭少明近日公開表示,消息來得太過突然,可能將影響公司的網購及零售業務,對此感到“頭痛”。

連續第18個月下跌:減價和裁員是必然

高處不勝寒。從去年開始,香港的奢侈品市場不斷打出“親民牌”――迪奧(Dior)、香奈兒(Chanel)、普拉達(Prada)都在香港降價。而在今年9月,業績曾經十分堅挺的英國奢侈品牌博柏利(Burberry),在香港對經典手袋及初秋全新上架的部分產品大降價,幅度達到10%至15%。

儘管如此,香港零售業近來的光景是“沒有最冷,只有更冷”。根據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數據,今年上半年,香港零售業總銷貨額同比下跌逾10.5%,是自1999年以來最大的半年跌幅。8月份,香港零售業總銷貨額約339億港元,同比下跌10.5%。香港特區政府發言人指出,目前市民消費意願在經濟前景不明朗的情況下都在維持謹慎,而8月已經是香港零售業銷貨數字連續第18個月下跌。

香港零售管理協會主席鄭偉雄透露,已經聽說有不少公司有意裁員;如果聖誕節及新年過後,零售表現持續向下,明年2月或3月可能會出現大規模的裁員。

陳琳與梅雪都告訴記者,公司並沒有強迫每個銷售人員在朋友圈做微商,但其實大部分銷售人員為了飯碗都會這麼做。

實際上,自從2003年香港開始開放“自由行”以來,香港的零售業長期處於極速擴張狀態。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如果在Dior或者Chanel這種一線大牌任職,普通銷售人員月薪可以達到4萬至5萬港元――要知道,同期在香港剛畢業的大學生平均工資只有12000港元。

李偉(化名)是香港一所著名高校的碩士,他曾在香港從事多個月薪只有12000港元的工作。2012年,由於生活實在艱苦,他無奈把簡曆投遞到了位於海港城的一家名牌手錶店。在面試成功上班一年後,他已經成為了同學圈里的“小康”人士,在香港成功“上車”,買到了自己心儀的房子。

人民幣貶值代購也發愁

導致香港零售業重創的另一個壓力,就是近期人民幣的貶值。林丹(化名)在微信朋友圈里從事香港代購工作,由於今年以來人民幣貶值的速度比較快,她的生意也受到了影響。

“過去,(由於彙率)所有貨品都相當於打8折,現在則接近9折,香港的價格優勢都沒有了。”林丹無奈地對本報記者說。今年年初,港元對人民幣即期彙率為0.8369,而截至記者發稿時,港元對人民幣的彙率已經達到0.8740。

無奈之下,林丹只能開始兼職銷售韓國產品,因為韓元過去一年也貶值很多。除此之外,她還代理了某個微商品牌,來補貼收入。

莎莎(00178.HK)也於近期公佈十一黃金週的銷售數據,同時發出盈警,預告截至9月底的半年淨利同比下跌約35%至45%,這主要是香港及澳門市場的銷售及毛利均出現跌幅等原因所致。

珠寶首飾和鍾表等貴價品銷售受到衝擊。謝瑞麟(00417.HK)昨日公佈了截至8月底的中期業績,營業額15.5億港元,按年跌11.56%;純利1173.9萬港元,按年跌24.05%。其香港地區業務更是重災區。謝瑞麟表示,上半年港澳地區營業額下降32.6%。

不過,周生生大中華區營運總經理劉克斌則持有不一樣的觀點。他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人民幣彙率的變動對內地消費者的心理影響有限,不少消費者已經有心理預期。而且第四季度是傳統婚嫁旺季,可以抵消人民幣貶值帶來的負面影響。

劉克斌稱,相反,不少消費者可能會因為人民幣貶值更願意購買黃金產品,因為很多中國人都認為黃金是不錯的保值產品。他舉例說,在2012年至2013年人民幣彙率波動時,同樣有很多人選購黃金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