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職業:996的關鍵是快樂不快樂

最近一個熱門話題是中國的電腦程序員抗議996的運動。所謂996,就是每日早上9點上返工,晚上9點放工,每星期工作6天。如果一個人這樣地長期工作,就等同沒有了生活的時間。一個人,何以忍受呢?所以程序員要維護權益。有人還搞了一個「反996標籤 996.ICU」 ——

代表這個軟件不是用996的方法開發的,就好像環保標籤一樣。這就給軟件加上一個道德的標籤,號召公司和開發者要平衡工作和生活。

這個道理沒有問題,人不能一天到晚都工作。但我們要說另外一個視角。

如果一個人把工作等同於受罪,認為薪資是受罪的報酬,那麼996就是不人道的。幾乎所有時間都用來掙錢,以至於沒時間用錢,還有比這個更悲哀的人生嗎?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並不認為工作是受罪。科學家一天到晚都要想問題,作家看到生活中很多事都是寫作題材,創業者沒有放工時間。如果我是政府高官,,我免費OT,我不需要節假日。

「平衡工作和生活」,這其實是個偽命題。如果工作是受罪,難道生活就不是嗎?只要你始終處在一個被驅使、不自由的狀態,不管這個狀態是工作還是生活,你的人生都是失敗的。

想要從這樣的狀態中解脫出來,唯一的辦法,是找到屬於自己的樂趣和意義,做一個「快樂工作者」。

而這不是在唱高調。我們從一個麻醉師的故事講起。

1. 快樂工作者的風格

有一個英國的麻醉師,叫Miles。邁爾斯最不喜歡的事情,就是在手術之後,和患者和患者家屬見面。Miles說,那個壓力實在太大了。人體是個非常複雜的東西,誰也不能保證治療一定有效。如果手術做了,病人沒有醫好,我非常難受,我寧可不去面對病人。

Miles是個不願意面對病人的醫生。難道醫生的本職工作不就是為病人服務嗎?Miles是不是一個不好的麻醉師呢?他是一個特別優秀的麻醉師。他熱愛麻醉師這個工作。

Miles熱愛的,是操控病人的身體。Miles是這樣說的 —— 現在麻醉都用一個新藥,叫Propofol,它特別好用,但是醫學界並沒有搞清楚它作用於人體的機理。麻醉是非常複雜的技藝。我常常需要把病人控制在麻醉狀態達到16個小時 — 那是在生死之間的一個中間狀態。而這個狀態並不是穩定的,是個動態平衡。這就好像開飛機一樣,力度太大,飛機就可能因為速度太快而出毛病;力度小,它又會掉下來。要把病人長時間懸浮在那裡,你必須隨時對病人身體的各個部分的各種反應做綜合的考慮,稍有不慎就會犯大錯。很多麻醉師害怕這個局面,可是我特別喜歡。我喜歡解決複雜問題,我喜歡操控飛機,我願意負這個責任。

Miles不喜歡病人是否能治好這個壓力,但是他喜歡解決複雜問題的壓力。作為一個醫生,它沒有多想那些高調的道德情懷,他真正的樂趣在於施展自己的技藝。Miles,是一個快樂工作者。

再例如 Facebook。我不相信有多少Facebook的程序員特別認同 Facebook 的商業模式,但是我相信 Facebook 有很多優秀的程序員。對公司的認同感固然重要,但並不是最重要的因素。最重要的因素,是你能不能每天都發揮自己的特長。Facebook 能給一個程序員施展才華的的機會,他享受寫出漂亮的代碼,實現複雜的功能。

你不用過多地要求Miles這樣的人,他們對自己的要求比對任何人都高。他們非得把工作做漂亮不可,因為這是他們的熱愛所在。對這樣的人來說,工作怎樣是受罪呢?

2. 怎樣不被工作吞沒

現在一個趨勢是,自動化水平越來越高,可是複雜腦力勞動的工作時間卻是越來越長。像醫生、程序員,每天都是超長時間的工作,身心俱疲。有統計說美國醫生患有PTSD — 也就是創傷後壓力症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 的比例高達15%,居然比從戰場回來的士兵都高。更有52%的醫生身體表現為過度疲勞。

但是,有一種人,雖然工作時間也是那麼長,卻沒有過度疲勞的症狀。

那就是熱愛工作的人。Gallup的一個調查表明,有沒有過度疲勞的關鍵不在於總的工作時間,而在於在工作時間中有多大比例,是做你熱愛的事情。

關鍵點,是 20%。如果你工作中有20%以上時間做的是你「喜歡」的事,你就不太會有過度疲勞。低於20%,每低一個百分點,你的精疲力竭感就會上升一大塊。
據此,一個新的工作觀。我們不應該追求什麼工作跟生活之間的平衡,因為你平衡不了 — 我們真正應該追求的,是在工作之內的幸福。

這個幸福的意思是,你找到一個合適的輸入,然後通過你的勞動把它變成一個有用的輸出,在這個過程中你能夠發揮自己的特長,然後你讓這件事能夠可持續地發展下去。

換句話說,工作的幸福就是對特長的自我表達。

麻醉師Miles並不喜歡自己工作中所有的事情。他的工作時間非常長,他很不願意在手術之後和病人討論病情,那些是他不得不做的事情。但是這沒關係,他仍然是個快樂的醫生,因為這個工作能讓他施展自己的特長。只要有20%的時間就可以。

我和「達人圈子」「InnoEdge」的一些拍檔肯定不符合「反996許可證」的要求。參與我們圈子的每一個人,可能都在超時工作。但是我們肯定配得上另外一個許可證,也許可以叫「快樂工作許可證」:這個工作,是由熱愛這項工作的人完成的。

如果我去醫院看病,我希望遇到Miles那樣的醫生。如果我讀一本書,我希望那個作者喜歡寫書。去餐館點盤菜,我希望那個廚師熱愛廚藝。買件衣服,我希望哪怕是從事製作衣服這種重復勞動的人,也能從中獲得樂趣。我不在乎他們的工作時間長短。我希望我使用的所有產品和服務都帶有「快樂工作許可證」。

反過來說,如果一個人在工作中完全沒樂趣,他純粹就是用受罪換錢,我認為使用他的服務是不道德的。

但如果一個人在工作中能發揮特長的時間不到20%,他應該怎麼辦呢?

3. 怎樣施展特長

說自己的工作毫無樂趣,什麼都是被迫的,這有可能是一個幻覺。

Gallup做了一個調查,說你在工作中能不能發揮你自己的特長、找到樂趣呢?只有16%-17%的人說能做到。而對另一個問題,說給你安排的工作內容,你自己是不是可以調整呢?有高達72%的人都表示是自己是可以調整的。大多數人都可以調整自己工作內容,但是他們沒有調整。然後他們抱怨不喜歡自己的工作。

事實是連的士和Uber司機都能在工作中找到樂趣。老師講課高興了可以講笑話,空姐興致可以給乘客唱首歌,程序員有意思的事兒簡直就太多了。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的樂趣是什麼,我給你提供一個建議。

這個建議是,你能不能每隔半年,就用一周的時間,詳細考察自己每天在工作中做的每一件事。你弄個表格,左邊寫上「熱愛」,右邊寫上「痛恨」,把熱愛的和痛恨的都記錄下來。

然後你看看能不能自己調整一下工作內容,少做一些痛恨的,多做一些熱愛的。可能你痛恨寫報告,但是熱愛和人面對面交流,這樣你能不能多找一些面對面交流的機會呢?一個好辦法是把自己熱愛的元素,編織到各項工作之中。例如你可以看看能不能找個人和你一起寫報告,痛苦感就能降低很多。

這樣說來,996不是一個真正的問題。工作時間長短應該由你自己決定,那並不重要 —— 重要的是你能不能在工作中找到自己熱愛的事。只有這樣的工作才能讓你的生活有意思。

多做一些熱愛的,少做一些痛恨的,你就能在自己熱愛的方向上成長。我們再回顧一下什麼叫特長 —— 所謂特長,不是說你特別擅長,而是說你特別熱愛,你在這個項目上是一個「快樂工作者」:

1. 做這件事之前,你很期待;
2. 做這件事的過程中,你會進入心流狀態;
3. 做完這件事,你會有滿足感。

到底愛什麼,可能是基因決定的,也可能是基因和環境配合決定,但不論如何這都符合生物演化給我們的本能: 我們天生想要發揮自我。

但是愛什麼只有你自己能決定。

對不對,好不好,你說的真的不能作準。但是熱愛不熱愛,那只有你有Say。

在見面前建立信任,與準客戶緊密連繫,創造源源不絕的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