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修煉:如何優雅地同人討論有爭議的話題

達人圈子的目的之一就是提供不同意見碰撞的地方,所以學習如何優雅地同人討論有爭議的話題很重要。

政治話題的殺傷力實在太大,一般和親朋好友最好避而不談。結果最近我在《哈佛商業評論》上看到一篇新文章,專門教人如何談政治。這篇文章叫 How to Talk Politics at Work Without Alienating People (怎樣在不疏遠別人的情況下談論政治)作者 Joseph Grenny,David Maxfield,Candace Bertotti,Chase McMillan 。未必所有達人都對政治感興趣,但這篇文章說的其實是講技巧,這些技巧可以用於任何容易引起爭議的話題。而且這篇文章是學者寫的,說的內容都有研究支持。

上屆的美國大選年,支持希拉里和支持特朗普的兩派選民尖酸以對,分歧之大前所未有,不惜以最狠毒的語言攻擊對方陣營,簡直是不可調和的矛盾。在這種情況下,一個美國人是不敢輕易同人談論政治的,一言不合,友誼的小船就可能是話沉就沉。這幾位研究者專門還做了調查統計,有三分之一的美國人曾經因為暴露自己的政治觀點而遭到直接點名的人身攻擊;有四分之一的美國人曾經因為討論政治而永久性地損害了自己親友和同事的關係。

對此我好有體會-同不太熟的人不談政治。

以前一到大選年,美國街上就會有很多汽車貼上車貼,自豪地宣佈自己屬於哪個陣營——可是今年這種車貼就很少見,輿論壓力實在太大。這就形成了一個所謂 「回音室」 效應,就是大家只同自己陣營的人傾政治,雙方陣營根本聽不進去對方的聲音。這個現象實在不好,做人需要兼聽則明嘛?所以研究者就號召我們去同對方陣營的人搞搞雙邊的政治對話。研究者搞了一套談論政治的對話技巧。然後他們拍了一段用這些技巧傾政治的短片,再用一段用普通方式談政治的短片作對比。然後他們在網上找了3688人觀看不同的短片來做評測實驗,結果非常明顯:如果你使用這些技巧傾政治,聽眾不論是不是你同一陣營的,都會認為你這個人處事圓滑老練,受人喜歡,很有見識,有說服力,願意同你對話和交往。

傾政治居然能傾到這樣的境界,這套技巧肯定是值得學習。一共分四步:

  • 第一步,浦一上來就擺一個向對方學習的姿態。原來你支持特朗普啊,其實我都有自己的看法,但我對你的看法好感興趣,請問您可不可以同我分享一下你的觀點呢?
  • 第二步,講自己的觀點之前,還要先徵得對方的允許!我對移民問題的看法同你不太一樣,不過我不是來同您爭論的……你看,我可以講講我的看法嗎?
  • 第三步,全程要充分尊重對方。作者說,尊重就如同空氣,對方整個大腦想的就只是尊重!我非常珍視你的視角!我想聽到你的觀點,而且我也不敢假設我的觀點是對的。
  • 第四步,尋找雙方的共同點。先得找到共識,才能從這個共識出發去傾具體的問題 ——「在大變革時代尋找共識」。

可能我是建制派你是泛民派,但最起碼我們都是愛港,對不對?——好,就算你連「愛港」都反對,最起碼我們都希望全港市民過好日子,對不對?

我不論在生活中還是在網上,幾乎沒見過用這種方法傾政治的,一般能夠做到各抒己見而不會反面就算是好的。如果有人這樣同你講話,明明不是一個陣營還能令你如沐春風,還同你一齊找共識,你最好重視他,這不是一般人說話的方式。不過這套方法並不算新鮮,有本出名的書叫 Crucial Conversations: Tools for Talking When Stakes Are High (有中文版,《關鍵對話:活用溝通技巧、營造無往不利的事業與人生》),早就總結過類似的對話技巧。事實上,這篇文章的第一作者 Joseph Grenny,正是《關鍵對話》一書的作者之一。

《關鍵對話》這本書提出的一個對話關鍵,就是一定要令雙方都有心理安全感。哪怕你覺得這個人非常差,你也需要在他身上找到一個值得尊重的地方,否則這個對話就沒有辦法去傾。一旦有一方失去安全感,進入防守反擊的狀態,肯定傾出個大禍。我們談話的目的從來都不應該是為了贏得什麼爭論,我們的目的是為了令這個人按照我們的想法去將事情辦好,是為了贏得這個人!將一個希拉里的支持者激喊不算本事,你能說服他去投票給特朗普,這才算真本事!就算說服不了他,能夠瞭解她的想法,能夠令她心平氣和地瞭解你的想法,也算一個得著。你瞭解了對方陣營的視角,而且也許你就在他心中埋下了一顆將來可能會發芽的種子。這樣的對話才有意義。

達人修煉:對話技巧都在其次,明確目的和態度,才是關鍵。

達人圈子每星期都有不同的講座和工作坊讓大家參與,歡迎各位按此了解更多!

有意參加的人士,可透過Whatapp查詢詳情:

Whatsapp:+852 9054 8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