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阿姆斯特丹將成爲歐洲的核心

這幾個月,歐洲是新聞多發區。一般的關注有兩個:英國首相Theresa Mary May辭職,以及歐盟大選。

同樣是關注歐洲,我建議你注意荷蘭這個國家。

為什麼呢?

最近,我在《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上看到一篇文章,這篇文章的作者是著名的專欄作家Simon Kuper,Kuper認為荷蘭,是下一個歐洲的核心門戶 。

現在的歐洲核心門戶是誰?英國。

所謂門戶,就是那個進入和聯通整個歐洲市場的中心。有很多大型公司,歐洲總部或者生產中心都設在英國。全球各地的原材料、零部件匯總到英國去,在英國完成組裝生產,再運到其他國家賣出去。這就是門戶地位的體現。

不過,英國一脫歐,這些公司就麻煩了——比如進出口可能會有關稅,跨國賣貨要有牌照啦,邊境運貨時間會延長,等等。總之是一系列麻煩。所以,很多公司已經進入了「戰備狀態」,要把英國的業務轉移出去。這種現象,媒體稱之為「公司難民」。

不過,可別被「難民」這個詞迷惑了。這些公司,都是索尼、松下、空客、匯豐銀行等等這樣的跨國大公司。這麼高級的難民,誰不想接收啊?所以現在有好幾個歐洲國家,法國、德國、愛爾蘭等等,都在爭搶這些公司難民。簡直是一場爭奪戰。

在這場爭奪戰里,荷蘭可以說是一匹黑馬。跟你說幾個數據,你聽聽:

自從英國宣佈脫歐以來,有60家公司把他們在英國的辦公室搬到了荷蘭的阿姆斯特丹。SONY和風心臟Panasonic 索性把歐洲總部直接搬了過去。

不只是這60家公司,現在正在跟荷蘭政府討論搬遷的公司,有250家之多。

不只是企業,歐洲的政府機構也看好荷蘭。歐洲藥監局,就已經把辦公室從倫敦遷到了阿姆斯特丹。

所以荷蘭到底是有什麼吸引力,能讓它成為「英國難民」的接收大戶呢?我們可能首先會想到,是不是政府給了優惠政策啊,或者荷蘭稅收低啊,等等。

這些都沒有錯。不過,《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的Simon Kuper看這個問題,有一個更底層的視角,是文化的視角。在這跟你簡單介紹一下Kuper這個人。Kuper在荷蘭長大,在英國牛津接受教育,現在住在法國巴黎。可能因為有這樣的生活經歷,所以他對歐洲的觀察,細膩深入,角度獨特。去年《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評選出10大最受歡迎專欄文章,排名第一的就是Simon Kuper的歐洲評論。

Kuper認為,荷蘭之所以能成為未來的歐洲門戶,有兩大競爭力。

第一個競爭力,是英語文化的優勢。

在荷蘭,雖說母語是荷蘭語,但是英語的普及率極高,它就相當於荷蘭人的第二語言。在荷蘭的大學里,70%的碩士課程都完全用英語授課,而且越來越多的本科課程都用英語來教了。在荷蘭大街上,就連髮型師、巴士司機講英語都很流利。

Kuper認為,英語在未來會代替荷蘭語,成為荷蘭的第一語言。

說一件事,你就知道荷蘭語有多式微了。在阿姆斯特丹有兩所公立大學,其中一所叫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這所大學竟然在今年取消了荷蘭語和荷蘭文學的本科學位,原因是根本就沒有學生感興趣。現在整個大5個荷蘭語專業的教師,帶5個學生。前兩年我們國內有個新聞,說北大古生物系,有一年只有一個畢業生。所以你看,荷蘭語專業,地位都跟古生物系差不多了。

這說明什麼呢?說明在英語主導的信息圈子里,荷蘭的年輕一代已經開始跟英國人和美國人競爭了。語言,就是影響力,語言,就是話語權。

好,這就是荷蘭的第一個競爭力,語言。不過Kuper認為,比起語言,荷蘭還有個更大的優勢,就是它的國際化。

如果我問你,你覺得國際化程度最高的國家是哪個,你會說哪裡?美國?新加坡?但事實上,是荷蘭。

德國郵政集團DHL每年都會推出一個報告,叫做《全球聯結指數》,在這個報告里,他們會評估100多個國家全球化的程度,他們考量的因素有好幾層,比如說這個國家跨境投資的總量,移民和遊客的人數,跨國通訊的時長,根據這些因素計算出一個指數。指數越高,全球化程度越高,荷蘭就是排名第一的國家。

從物流,你就能看出荷蘭跟其他國家的聯繫有多緊密。荷蘭的物流,非常發達,如果一個公司從阿姆斯特丹或者鹿特丹發貨,42個小時之內,能觸達的人群多達1.6億人。

你可能覺得,我們現在是在說荷蘭的基礎設施。但是你要知道,荷蘭能走到今天,離不開一種創新及開放的文化,而這種文化,早在幾百年前就開始扎根了。歷史上第一個跨國公司,就誕生在荷蘭。名字我們都知道,就是17世紀成立的東印度公司。從那個時候開始,就有大量的外國人到荷蘭做生意。在巔峰時期,整個荷蘭幾乎壟斷了全球一半的貿易。這些雖然都是歷史了,但是一個國家文化的基因,就寫在歷史裡面了。

當然,如果你要深入瞭解荷蘭這個國家,你會發現它值得我們關注和學習的地方,除此之外還有太多太多。我就再說一個細節:全球農產品的出口大國,排名第一的是美國,排名第二的就是荷蘭。

這件事,霎時一聽很奇怪,因為荷蘭地方又小,勞動力又貴,按邏輯說不適合農業。但是荷蘭人創新,靠高科技硬是搞成了一個農業大國。

在其他地方,一公頃地平均產9噸土豆,在荷蘭的高科技農場,一公頃產20噸。你要是去荷蘭的農田裡,會發現荷蘭農民用無人機採集數據,用無人駕駛的拖拉機耕種,用LED光養番茄

要說全球農業的硅谷,荷蘭當仁不讓。

        “混亂不是一個深坑,混亂是一架梯子”

用這句話去看歐洲,你會發現非常適用。英國脫歐這件事,對英國來說可能是個坑。可是對於其他國家,比如荷蘭,它可能就是一架梯子。

順便講一下,InnoEdge + 達人圈子的Design Thinkingers Academy的總部就是在荷蘭阿姆斯特丹。我拍檔David Chung就這個月剛剛去了阿姆斯特丹參加Design Thingking全球年會。荷蘭真是世界級的創新強國!

達人圈子每星期都有不同的講座和工作坊讓大家參與,歡迎各位按此了解更多!

有意參加的人士,可透過Whatapp查詢詳情:

Whatsapp:+852 9054 8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