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品來源於不同的理念

為滿足朋友之間既可以在線交流又不在網上泄露行蹤的需求,他們構思了Snapchat這個應用。你可以在snapchat上給人發文字,一旦你離開一段對話,所有文字都將消失——這是Snapchat關鍵所在。這就是理念不同的產品。這個構想來自於私密照片被放到社交網絡上的問題。斯皮格爾甚至說,它最初只是一個玩具。產品取決於保護隱私的理念。

但這個應用的推出趕上了好時候。他們在2011年夏天忙於開發產品原型時,時任議員安東尼·維納(Anthony Weiner)正因向Twitter粉絲髮送不雅照而麻煩纏身。當年秋天,Snapchat在App Store中上架,下載量一路飄紅。這就是理念的力量。

斯皮格爾2012年5月在公司博客上表示,Snapchat不是為了拍下傳統的完美照片,不是展現為了美好與完美,而是「表達人類各種情感的交流」。存儲用戶行為和興趣信息並賣給營銷人員正是如今免費社交網絡和搜尋引擎的商業模式。

企業在管理並挖掘用戶社交行為方面也越發得心應手。Facebook推出的社交圖譜搜索正是搜索其無數用戶歷史信息的工具。在這樣的背景下,人們開始表露出對永久社交記錄的擔憂。

斯皮格爾和墨菲當初選了一張年輕女子媚笑的圖片用於推廣Snapchat,這一暗示也並未消散。不論本意如何,人們很快達成了共識:Snapchat成了手機上的窺私窗口。

在snapchat發展的過程中,斯皮格爾和他的團隊一直思考如何開展Snapchat風格的文本服務——既要融合「閱後即焚」的理念,又不能感覺太蹩腳。

Snapchat先剔除了傳統文本應用的各種功能,比如閱讀收條、輸入指示器、在線狀態和照片附件。雖然沒有閱讀收條功能,但你仍然可以知道一條消息已經被閱讀過,因為它會從你的對話中消失。(而且,你也可以點擊獨立的文本信息,逐一將其保存。)

「我們希望跳出這些怪圈,直擊對話的本質。」斯皮格爾說,「對話的本質不在於我們選擇通過哪種媒體彼此交談,所以我們不會對照片和聊天加以區分。只是有人想跟你聊聊而已。」這款新應用也會推送通知,但不會告訴你收到的是一張照片還是一個聊天,它只會顯示出對方的名字,告訴對方希望得到你的關注。

斯皮格爾通過名為「Here」的功能來處理在線狀態。一個藍色圓形泡泡隨時都會出現在聊天窗口下方,它會有規律地輕輕跳動,讓你知道你的朋友也處在這個聊天中。但視頻聊天未必是雙向的。當你按住藍色按鈕時,幾秒鐘內,你的臉就會出現在朋友的手機螢幕上。沒有鈴聲,也沒有「接聽」按鈕。只要你的朋友願意聽,你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如果你想向朋友展示一些東西,可以把手指向上拖動,這樣就能激活後置攝像頭。如果對方希望參與進來,也可以按住螢幕向你發送視頻。這裡同樣沒有「掛斷」按鈕,只要把手指移開就能結束。

Snapchat還希望藉此機會消除連續不斷,甚至令人不堪其擾的消息通知。在Snapchat應用中,無論好友發送多少內容,它都只會發出一次通知。另外,如果你在與一個好友進行視頻聊天,你自己的頭像最終會漸漸融入背景,避免分散精力。這些選擇都是專門針對Snapchat設計的,但同樣具有廣泛的適應性。

倘若不是取得了如此巨大的成功,Snapchat這種打破傳統通話、文本消息或照片發送模式的想法似乎有些天真。但這款應用已經通過改變傳統多媒體信息的發送方式,說服了數千萬用戶相互分享照片。現在,它的用戶雖然還無法與Facebook相提並論,但每天分享的照片數量卻超過了Facebook。Snapchat號稱,每天通過該服務分享的照領先於Facebook、WhatsApp和其他所有應用。

很多新的傳播技術在初次出現在主流受眾面前時都會顯得無聊和荒誕,但隨後卻能得到廣泛應用。一名對Facebook失望的小女孩表示,問題在於,她的社交圈子裡總有人拿過去的照片、評論和狀態更新來挑事。她解決這一問題的方法是,每天晚上刪除當天發布在Facebook上的信息。她說,控制了過去,就控制了現在。這或許就是Snapchat成為主流的原因,這就是來自理念的力量。

總結:今天我們探討了產品設計來源於新的理念,尤其是不同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