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本能:最大的敵人是自己

不管怎麼說,我們的大腦都算不上是一個順從的夥伴,它很有主見。你自身其實是兩方面的複合體:一方面,你是一個有好惡、有願望、有夢想的人,而在你體內還有一個「大腦」,它負責處理各種指令,對你的好惡、願望和夢想做出反應。它時時刻刻都在與你做鬥爭,而且它經常能佔上風。

你和你的大腦為什麼不能意見一致呢?為什麼控制自己的行為總是需要一番掙扎呢?為什麼總是很難成功地控制住自己呢?為什麼我們總是很難在這些戰爭中獲勝呢?既擺脫不了好鬥的惡習,又要控制體重,還要忠於自己的配偶?

在過去數十年中,科學家已經掌握了大量關於基因結構的信息,我們的知識也將隨著基因研究的進步而不斷增長。我們的大腦是由基因的演變進化設計製造的。一旦理解了這一設計,我們就會發現以下問題其實很好解釋:為什麼婚後會遇到危機;為什麼腰圍不盡如人意,尺寸越來越大;以及為什麼巨無霸漢堡就比糙米好吃等。為了理解自己乃至整個世界,我們要求助的不是心理學大師西格蒙德.弗洛伊德,而是進化論的查爾斯.達爾文。

不管喜歡與否,我們每個人都在與自己難纏的基因做鬥爭。它們都是些老謀深算的對手,是我們的本能之主,通過讓我們滿足、痛苦和歡樂而對我們實施控制。儘管受制於強大的本能,還是取得了事業上的巨大成功。說明了很重要的一點:我們不是呆頭呆腦、注定只會執行自我基因的機器人。

日常生活中,存在這麼兩條路。一條路誘惑我們只根據自己的衝動和直覺來生活。這條路可以稱為「動物之路」,因為所有的動物,包括家裡養的寵物狗走的都是這條路。餓了就吃,吃完就算。只在得到回報時才會獻出忠誠。感覺什麼好,就再來;什麼有害,就躲開。而另一條路沒什麼明顯的標誌,是充滿抗爭的路。在這條路上,我們說了算,自己當家。除了激情,基因還賦予我們意志力和有意識控制自己行為的能力。擁有這些特殊的人類能力,我們就能超越自己的動物本能。

在這裡正是對我們的行動做出了指導。步驟一,了解自己的動物本性,特別是那些讓我們闖禍、使我們陷入苦惱的慾望;步驟二,利用這些知識,馴服我們的原始本能。

我們都希望能一步登天,但是世上並無捷徑。對我們大多數人來說,改善生活的最佳途徑也是通過無數小動作就能使我們的生活變得更美好。

這裡提供的方法並不能在短短幾天內解決我們所有的問題。我們寧願把它看成一副眼鏡,戴上它可以把世界看得更清楚,但這副眼鏡並不能改變基本的鬥爭本質。例如,我們還是想變得更苗條、更可愛,有更多朋友。我們置身其中的世界沒有改變,然而通過《本能》的眼鏡,世界會變得更有意義。

另一個小小的進步是關於某一位朋友的存錢技巧。這位朋友每個月都會把賬戶上的錢花光。只要銀行的機器給他錢,他就要花掉但這不是說這位朋友特別沒有自制力。他也是人,花錢是人的天性,他也不例外。為什麼呢?

讓我們再次回到人類還是以捕獵採集為生的漫長歷史進化時期。那時候,財富主要以食物的形式存在,不能保存很久,任何多餘的食物都會很快爛掉。所以,最好的保存方法就是把它消耗掉,而我們的大腦就是根據那時的情況設計的思維習慣。所以,這位朋友很自然地就想把每月多餘的錢花掉,這還有什麼奇怪的嗎?

自從達爾文在1859年發表《物種起源》一書以來,人們一直在討論生物學在人類事務中的作用。正如進化論本身也在進化一樣,一個令人感到刺激的問題也在變得越來越清晰,那就是人類的大腦也是由進化塑造而成的。從它巨大的面積到其運行機制,每個神經細胞都在通過這種機制彼此對話。我們的大腦是自然選擇的結果,正如我們的眼睛、腿和腎一樣。我們知道這是事實,那麼,我們的心智是否也同樣是進化而來的呢?

對我們體內的基因之謎破解得越多,這一點就變得越清楚:我們的進化遺產在生活中發揮着中心作用。我們把做你的科學「翻譯」看成是很嚴肅的一件事。後面的章節裡有許多故事和數據。雖然沒有用什麼科學術語,但我們所講的方方面面都經過了刻苦的研究,因而言之有據。用做論據的引文有上千條之多,但我們沒有把引文寫在書裡,因為要寫下來的話,它們佔的篇幅比正文還要多。如果你感到好奇,或是想了解更多的知識,你可以在以下網站找到很多註釋:www.meangenes.org

人性的嫩枝從一開始就是彎折的,必須用誘哄而不是威嚇的辦法讓它行動起來。為達到自我控制而進行的鬥爭並非人格的缺陷,我們也很難在消滅敵人的情況下取得勝利。為控制自己的生活,我們需要永遠保持警惕,並了解我們體內的敵人。

我們邀請你構建屬於自己的《本能》透鏡。每個人的指令會稍有不同,但總體目標是一致的,都是為了更精確地觀察我們所處的世界,以便在本能控制我們之前先下手為強。這樣,我們就會生活得更心滿意足。這才是一種完整健全的生活。